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五零八章 我娘叫狄秋水
    “是的,鄉女,我們在這里不容易,盡量不要惹事!蹦敲嗄暌沧吡诉^來。

    叫鄉女的女子依然直愣愣的盯著那重傷青年,甚至走向了那重傷青年。

    那名勸說的女子趕緊拉住了鄉女,“鄉女,你之前也不喜歡惹事的,這次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鄉女反應過來,回頭看著自己的兩名同伴說道,“阿襲、雨陌,我不是惹事,我感覺這個重傷的人和我有很大的關系,那是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……今天我一定要救他走,對不起!

    鄉女不僅僅覺得這個重傷的男子和自己有很大的關系,而是覺得她必須要將對方救了,這是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呼喚,毫無理由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今天你就帶他回去,我和阿襲先去暴泉山脈,你自己小心一點!绷硗饽敲又类l女的性格,一旦決定,那就是八頭牛都拉不會來。她索性不在勸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狄九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石床上。他的識海潰涅,只能通過目光看清楚這里是一個石屋。

    一名女子正背對著他在一個簡陋的灶臺上煮著什么東西,不過那一股濃烈的草藥味道,狄九就知道對方是在煮藥。

    狄九很快就奇怪起來,他竟然感覺到這個女子和他有一種牽連,這種牽連很奇怪,甚至無法說清楚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,來喝藥吧!迸右呀浂酥煌胨庍^來,狄九隱約覺得這個女子不但和他有牽連,甚至還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可他確定自己沒有見過這個女子,這女子一說話,那種語言法則就被他觸及到。

    狄九知道自己的事情,他的問題不是這種低級藥材可以救治的,他是識海涅槃了,現在他沒有了識海?墒撬淖细袘腋≈粋道韻流轉的珠子,這個珠子似乎和他的心神有關系,他還沒來得及去查看。

    “我不用喝藥,我自己的情況自己清楚。謝謝你救了我,你叫什么名字?”狄九問道。

    女子沒有強迫狄九喝藥,而是說道,“我叫寧鄉女,你呢?怎么會倒在暴泉山脈之外?”

    “我叫狄九,和一個妖獸戰斗的時候受傷了……”狄九隨口說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寧鄉女驚啊了一聲,隨即就說道,“真沒想到你姓狄啊,其實我娘也姓狄!

    她心里已經在想著,是不是因為這個青年和自己的娘親有關系,所以她才感覺到對方很熟悉?

    “你娘叫什么?”狄九急切的問道,他也感覺到這個女子和他有一些聯系,這種感覺有時候很真實。

    寧鄉女沒有隱瞞,“我娘叫著狄秋水……”

    說完寧鄉女將藥婉放到狄九手中,“狄大哥,你還是喝一點藥吧,這樣你會恢復的更快!

    狄九有些失望,他不認識狄秋水,也沒有聽說過,應該是一種巧合。

    “那這里是什么地方?”他接過藥碗,這個叫寧鄉女的女子心腸不錯,雖然這藥對他沒有什么幫助,也是對方的一番好意。

    寧鄉女解釋道,“這里是五和洲,我本來是打算去暴泉山脈尋找靈藥的,正好看見你倒在路邊,因為內心深處覺得和你有些緣分,所以就將就救回來了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心里暗自心驚,幸虧他的真靈世界有隱匿禁制,尋常修士是看不到的,否則的話,他恐怕下場不妙。

    狄九將藥碗舉起,心里忽然想起來了,這個寧鄉女的眼睛居然有幾分秀琪的眼神韻味在其中,難怪他覺得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這是自己對秀琪思念過多嗎?

    “你和你娘都一直住在這里嗎?五河洲又是哪個大陸?”狄九覺察到了熟悉,他下意識的就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寧鄉女搖了搖頭,“不是,我娘和我外婆是來自一個叫地球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的手已經在顫抖了,急切的問道,“你外婆叫什么?”

    寧鄉女疑惑的看著狄九,“我外婆叫著農秀琪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嗒!”狄九手中的藥碗跌落在地,嘴里喃喃自語,秀琪,秀琪竟離開了地球,來到了這里……秋水,狄秋水,秀琪壞了我們的孩子嗎?我什么都不知道,對不起,秀琪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修煉到今天,自然不會不知道修煉者孕育兒女需要的時間比尋常人更長。這肯定是他和秀琪第一次孕育的,因為同時孕育的還有他的規則大道。

    “你外婆呢?”狄九急切的叫道,他的手顫抖的厲害。

    寧鄉女也感覺到了不對,她同樣顫聲問道,“你是不是和我娘……外婆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狄九冷靜下來,他熱切的盯著寧鄉女說道,“是的,若是算起來,我是秋水的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是我外公?”寧鄉女雙手顫抖,眼里淚水在不斷的轉動,最后終于忍不住跌落下來,然后她跪倒在了狄九面前,“您真是我外公?”

    狄九很是尷尬,寧鄉女看起來好像比他還要大幾歲,歲月的滄桑已經在她粗糙的雙手和臉上體現出來。

    不過隨即他想到寧鄉女是和自己有血緣關系的孫女輩,心里同樣是激動不已。

    他將寧鄉女拉了起來,“應該是沒錯了,你外婆和母親呢?”

    想到這些年農秀琪的艱難,狄九愈發覺得自己對不住她?磳庎l女現在的處境,估計秀琪和秋水過的也不是很好吧。

    寧鄉女眼里的淚水更是涌動,“我外婆殺了我父親,帶著我娘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狄九震驚出聲,不敢不相信的看著寧鄉女。農秀琪絕對不是這種嗜殺之人,更何況殺自己的女婿?

    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狄九冷靜下來,他知道這里面肯定有原因,否則的話,農秀琪豈能殺了自己女兒的丈夫?

    寧鄉女搖了搖頭,沒有多說話。

    狄九心里焦急,“你知道她們去了哪里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!睂庎l女聲音很低,帶著一種委屈。

    “為何她們沒有帶走你?”狄九心里愈發想要知道這是為什么。

    寧鄉女沉默了良久,這才說道,“外婆說寧家沒有一個好東西,我父親更是,更是……后來他就殺了我父親,帶走了我娘親!

    “她一個人來的嗎?”

    寧鄉女再次搖頭,“不是的,我還有一個舅舅,他叫狄忘川!

    “狄望穿、狄秋水……望穿秋水……”狄九喃喃自語,“對不起,我回來晚了,甚至沒有回到忘川寺。

    狄九雖然明白了望穿秋水的意思,卻并不清楚狄忘川后面兩個字并不是望穿。

    足足過了幾分鐘時間,狄九才緩過神來,他必須要盡快尋找到秀琪和忘川、秋水。他看著寧鄉女,語氣溫和的問道,“鄉女,你也知道我是你親人,你告訴我,你外婆為什么要殺你父親?”

    寧鄉女擦了擦自己的眼睛,也是猶豫了好久,這才說道,“我娘雖然不是頂級的美女,但我娘資質是非常高。才二十多歲,就已經是跨入了辟海后期,甚至只差一步就要跨入乘鼎境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我娘遇見了我爹寧不喬,他們一見鐘情,私定了終身……我爹來自五和洲頂級大家族寧家,寧家天才輩出,就算是在整個大淵洲也是非常有名!

    狄九聽到這里皺了皺眉,狄秋水才二十多歲,既然選擇了修道這條路,實在是不應該過早涉及愛戀。

    不過他想到農秀琪跟他的時候,也不過才二十歲,也只能嘆了口氣。還有一個他想不通的是,既然寧家是頂級家族,為何寧鄉女會在這里流浪?

    寧鄉女繼續說道,“我爹將我娘帶回寧家后,寧家很快就發現了我娘修為進步迅速的可怕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一直以來都是和各種各樣的老妖怪斗,他立即就聽出了其中的問題。他打斷了寧鄉女的話,“鄉女,你之前還說你娘雖然不是頂級的美女,那你娘很漂亮嗎?和我說實話!

    寧鄉女猶豫了一下,“我娘很清秀,雖然算不上頂級的美女,也是難得一見的美女,至少比我長得漂亮!

    寧鄉女只能算是清秀,和漂亮還談不上,寧城繼續問道,“那你爹英俊嗎?”

    寧鄉女立即就說道,“我爹非常英俊,我記憶中都說是寧家第一男!

    狄九心里一沉,他肯定發現狄秋水修為進步迅速的不是寧家其余的人,而是寧不喬。寧不喬,出身大家族寧家,而且如此英俊,憑什么看上了僅僅是清秀的狄秋水?

    (回來的晚了,所以更新也晚了。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,朋友們晚安。

    無廣告手機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天下第九》小說
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