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七六二章 救下于湘冰
    盡管對修士來說,黑夜和白天幾乎沒有多大的區別,狄九依然是選擇了晚上動手。

    因為大多數修道者都遵循天地間的陰陽變化,若是沒有什么事情,還是習慣晚上靜修。

    陌氏廣場到處都是明光大陣,夜晚和白天相比,唯一的區別就是廣場上行走的人少了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狄九刻畫的法則陣旗很快就形成了一條隱匿通道,狄九甚至都不需要隱身,就來到了鎖魂柱邊。

    陌家從來都沒有想過還有人敢來陌家廣場救人,因為陌家在不傷界就是一個禁忌,敢挑釁陌家的人都早已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。

    也許是因為這份自信,陌家布置在廣場上的灼魂大陣僅僅是一個五級神陣而已。事實上五級神陣在不傷界,就是有人想要動也動不了。一個五級神陣王,是那么容易出現的嗎?

    不過這些人不包括狄九,狄九甚至連陣旗都沒有抓出,一道又一道的法則陣旗已經將這個灼魂大陣鎖住,極為輕松的就剝離了釘住于湘冰的魂釘禁制,抬手于湘冰就落在了他的懷里。做完了這些,鎖魂柱的報警禁制都沒有被觸發。

    本來被鎖魂柱鎖住魂魄,于湘冰還能吊住一口氣,現在狄九將她一救下來,于湘冰的氣息立即就要消散在天地之間。

    這也是陌家不擔心的緣故,先不要說沒有任何人敢冒著得罪陌家的風險救于湘冰,就算是救下來了于湘冰,結果于湘冰也是必輸無疑。唯一的區別,就是讓于湘冰不再繼續受罪而已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這次陌家遇見了狄九,一個道元丹圣,甚至隨時隨地都可以跨入混元丹圣的丹道強者。

    不等于湘冰的魂魄徹底消散,狄九就是數滴衍一真露落在了于湘冰的口中,隨即一枚道丹化成丹霧裹住于湘冰,然后又是一枚療傷道丹送入于湘冰的口中。不說衍一真露這種極為稀缺的寶物,就是道元道丹,能拿出來的宗門就沒有幾個。

    于湘冰的魂魄瞬息穩固下來,只是片刻時間,于湘冰的氣息就開始強壯。

    于湘冰和葉憶墨不同,她不但肉身還在,而且魂魄也還在。陌家將她放在深淵污焰上灼燒魂魄,只是讓于湘冰時時刻刻受盡折磨而已。一旦被救的話,只要有足夠的手段,恢復起來也很快。

    等于湘冰穩固下來后,狄九以最快的速度離開了陌氏。以他的遁術,只是半柱香時間,就來到了距離陌氏億萬里之外。

    他救于湘冰有兩個原因,一個是實在是看不慣陌家這種殘酷刑罰,第二就是打聽一下陌家到底有沒有第三步。若是陌家真的有第三步,那他的天娑刀就要通過別的方式要回來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于湘冰醒來的時候,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個玉床上,她心里一驚,忽地爬了起來。

    隨即她就覺得不對,她被陌家的強者暗算了,然后應該是剝光了衣服釘在了鎖魂柱上用地底污焰灼燒魂魄?伤趺闯霈F在這里了?而且修為……

    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根基并沒有失去,修為雖然跌落到了第一步,卻也在塑道修為。周圍的神靈氣不但濃郁,檔次還極高。

    是有人救了她?可在不傷界,有誰可以救她?救她可不是一般丹藥或者是天材地寶可以的,至少需要道丹,甚至還是道元道丹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就算是對方有這些東西,憑什么用來救她?道元道丹,一枚就是價值連城……

    除非是她最好的姐妹,可是當年陌歌挑釁寧道君后,她的姐妹還有誰?珊漓、尹姝、阮儀都是戰死了,她和施嫚跟著祝櫻花逃到了陌家求救。呵呵,結果祝櫻花和陌歌的叔叔陌宙攪合在一起,強行糟蹋了施嫚,施嫚姐自殺了。

    只有祝櫻花那個賤人不但修為越來越強,心思也越來越狠毒。祝櫻花是絕對不會救她的,看見她,祝櫻花恐怕是第一時間就會下殺手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的姐妹死的死亡的亡,自己卻被魂火灼燒數萬年,于湘冰悲從心來。

    “你醒啦!”一個男子的聲音突然打斷了于湘冰的悲傷,于湘冰忽地抬頭,看見一名年輕男子從房間門口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“是你救了我?”于湘冰下意識的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狄九點點頭,“沒錯,是我救了你!

    “你為什么要救我?”于湘冰甚至有些茫然的看著狄九。

    她的確很是美貌,可再美貌被地底污火灼燒數萬年,也和美貌談不上邊了。

    狄九笑了笑,“若是我說我只是看不慣陌家的行徑,然后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,索性救了你,你相信不相信?”

    讓狄九沒有想到的是,于湘冰毫不猶豫的點點頭,“我相信!

    狄九一愣神,他以為于湘冰不會相信的,畢竟和他這樣想的修士,幾乎都已經絕種了。

    于湘冰卻看著狄九,認真的說道,“那年我們姐妹幾個仗著有后臺,修為強一些,就不將任何人放在眼里。終于有一天,我姐妹遇見了一個和你差不多年輕的修士。我們的夫君要當他的面帶走他的道侶,結果惹怒了那個青年……”

    于湘冰似乎又陷入了曾經的回憶當中,“我們以為要殺這個青年就和吃飯呼吸一般簡單,卻沒有想到,他是一個真正的強者,我們第一次遇見了硬茬。這件事教訓了我們姐妹幾個,不過是不是教訓也沒有什么影響了。因為那一次后,我們的夫君被那人殺了,我們姐妹也被殺了三個,然后背叛的背叛,被暗算的暗算,我們也沒有了第二次……”

    狄九皺起了眉頭,他忽然有些相信打聽來的消息了。這個女人的夫君要當她面帶走別人的道侶,從這個女人的語氣中,這個女人當時似乎覺得還很正常。

    這讓他有些厭惡,或者他真的救錯人了。

    于湘冰從回憶中清醒過來,她看見了狄九的皺眉,自嘲的笑了笑,“那一次之后,我才知道我們錯的有多厲害。最初的時候,我還想著為他報仇,后來我已經明白了,我自從跟著他的第一天起就是錯的。因為嫚姐被害,我想要為嫚報仇,殺了那個陌宙?墒俏业男逓樘土,如果不是寧道君,我早已死在了陌宙的手中!

    聽到陌宙,狄九立即就是精神一振,他要打聽的就是陌宙的消息。

    于湘冰卻看了一眼狄九,嘆了口氣說道,“寧道君就是我們曾經要對付的人,沒想到他還會出手幫我,他是真正的強者,真正的男子,他讓我明白世間還有道義,還有善良?墒俏颐靼走@個道理的時候,我的姐妹都死光了!

    “后來如何?”狄九最關心的就是這些,那陌宙如何了。

    于湘冰繼續說道,“雖然當時沒有殺掉陌宙,不過能重創他,我也滿足了。我打算遠遠的離開這一方宇宙,前往一個安靜,沒有一個熟人地方渡此一生。卻在這個時候,被陌家的人追到,然后暗算了我,將我釘在了陌家的廣場上,用污火灼燒!

    “那陌宙呢?”狄九最關系的是陌宙,在他看來,眼前的于湘冰就算是沒有被污火灼燒之前,最多也不過是一個半步合道罷了。就算是再高估一些,一個合道初期修士,他也沒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無廣告手機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天下第九》小說
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