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八零九章 心急如焚
    神魂燃燒所承受的痛苦絕非尋常修士可以忍耐,農秀琪自認為了尋找狄九吃過太多苦,她在燃燒神魂的時候,依然無法控制自己的動作。

    神魂燃燒的那一瞬間,農秀琪就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被碎裂成為一粒粒的碎渣,那種發自靈魂深處的痛楚,讓她只能發出自己的模糊定位,然后就再也無法多說出一個字。她無法告訴狄九是誰害了她,也無法發出讓狄九不要過來的訊息。

    這一刻,農秀琪就算是想要自隕也無法辦到。她內心深處有一種深深的恐懼,她恐懼的不是自己即將隕落,而是恐懼自己無法隕落。

    在農秀琪的想法中,她發了訊息給狄九后,她第一時間就會自隕。因為她絕對不愿意落在扶步紋的手中。

    不要說她內心深處對狄九有一種深深的愛戀,就算是沒有這種愛戀,她成了狄九的人后,也不會再嫁給第二個人。華夏傳承女子從一而終,也許很多女人對這個并不是很在意,但是她農秀琪卻是非常在意,她絕對不允許自己接觸到第二個男子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她在不能自隕后,才有一種恐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扶步紋心情很是愉悅,他肯定農秀琪會想通的。換成任何一個女人也會想通,有這種頂級功法,又能在無量宮成為女主,只有白癡才會想不通。

    曾經有道侶?呵呵,修煉到了道界,有幾個修士曾經沒有幾個道侶的?那種生死相隨,從一而終的道侶他不是沒有見過,不過浩瀚宇宙之中,這種道侶又能有幾個?

    此刻他在賓客殿中,正和一些遠道而來的宗門宗主寒暄。他扶步紋跨入合道后,無量宮要出世,自然就不能一味的靠打壓,他同樣的要結交一些盟友,然后再打壓一些不聽話的。

    “衍一道宗宗主斐宣到……”門外傳來唱客的聲音。

    對扶步紋來說,斐宣不過區區一個混元修士而已,他甚至可以不用去迎接。不過他依然滿臉堆笑的上前幾步,準備跨出賓客殿主動迎接。

    雖然衍一道宗遠不能和他的無量宮相比,可是衍一道宗好歹也是道界五大宗門之一,他心里早有結交的打算。

    扶步紋剛要跨出賓客殿,他就忽然感覺到自己的洞府中有一陣陣的道韻波動,這是……

    隨即扶步紋的臉色就變了,這絕對是燃燒神魂的道韻波動。她將農秀琪放在洞府中做決定,顯然能燃燒神魂的只有農秀琪。

    農秀琪在他的計劃中,比他這次合道大典要重要多了。如果農秀琪的神魂燃燒掉,或者是農秀琪隕落了,那他如何快速的跨入合道圓滿?

    此刻扶步紋哪里還顧得上什么衍一道宗宗主斐宣?他幾乎是一步就跨出了賓客大殿,沖向了自己的洞府。

    衍一道宗宗主斐宣剛剛跨上臺階,他看見扶步紋出來,立即滿臉堆笑,甚至開始施仙首禮了。這表示他衍一道宗尊重無量宮,絕對不會站在無量宮之上。

    可是跟著下來的一幕讓斐宣的臉色變了,扶步紋沖出來后,連看都沒有看他一眼,就直接沖向了無量宮的深處。

    斐宣的臉色蒼白不已,這是打臉啊,**裸的打臉。在這么多宗門宗主和賓客之間,扶步紋對他的拜見視若不見,這一旦傳聞出去,他衍一道宗還有什么臉面站在道界五大宗門之一?

    站在斐宣身邊的是衍一道宗的一名外事長老,他剛才也準備送禮的,看見這種情景也是臉色大變,隨即傳音給斐宣說道,“這太過分了!

    斐宣吸了口氣,這才壓制住自己的憤怒和憋屈傳音道,“我們暫且忍住,比起無量宮,我衍一道宗太過脆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扶步紋的身影出現在農秀琪的視線中的時候,農秀琪心頭是一片惶恐,那恐怖的劇烈痛楚也在這一刻被她忘記了,只要半息時間,半息之后,她將徹底成為扶步紋手中的玩偶。

    就在這瞬息時間,農秀琪突?匆娏艘粋虛空入口,這個虛空入口,她竟然有一些熟悉和親切。似乎是因為她燃燒了自己的神魂,然后通過規則周天形成了這個虛空入口。這一刻,農秀琪瘋狂的擺脫了那種撕裂靈魂的痛楚,然后沖入了那個熟悉的虛空入口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扶步紋的手抓住了農秀琪,只是他張開手后,農秀琪消失的無影無蹤。剛才他抓住的,不過是農秀琪的一個殘影罷了。

    扶步紋呆滯的看著眼前的虛空和早已消失的虛空入口,喃喃自語,“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他親眼看見農秀琪消失的,沒有誰比他更清楚農秀琪去了哪里。那是第二界域,也是自身界域世界啊。

    他雖然是合道,可是無量宮傳承悠遠,是無量宮主傳下來的。無量宮主當年驚才絕艷,是一方宇宙不世出的天才。正因為這樣,他懂的遠遠比別人多。

    傳聞,修士在跨入第三步后,會造就自己的界域,這個界域就是第二界域。所以造界境的修士都會將自己的東西放在自己的界域世界當中,就算是隕落了,造界修士的東西,也不是尋常人能拿到的。

    第一步和第二步修士隕落了,他們還有戒指或者是各種世界。造界境修士隕落了,也許你只能得到一個尋常的戒指,或者是一件法寶。真正的好東西,你是得不到的。因為那些好東西,都在造界修士自身的界域當中。

    可是農秀琪才塑道境啊,如何可以造就自己的世界?甚至還躲到了自己的世界中去?

    扶步紋隨即就瘋狂起來,農秀琪肯定有比他想象的還要大的秘密。他祭出法寶,瘋狂的攻擊眼前的虛空?墒钦麄洞府的禁制都被他轟碎了,甚至洞府都被轟的殘破不堪,他卻不能觸摸到農秀琪的界域在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道君谷在太初界,因為太初界的諾拉始終想要融合圣道界和周邊的界域,狄九本來是打算順便在太初界看看,這個界域到底破碎的有多么厲害。

    只是他剛剛走出道君谷,心緒就是一陣陣的煩躁,隨即張口一道血箭噴出。

    狄九的臉色大變,這是他最親近的人用燃燒神魂的辦法告訴他訊息。和他最親近的除了狄笛還有農秀琪。至于他沒見過的望穿和秋水,哪怕是有血緣關系,也無法讓他有如此感受。至于鄉女,那更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所以給他訊息的只能是狄笛或者是農秀琪,下一刻狄九就確定了,燃燒自己神魂的肯定是農秀琪。

    在知道是農秀琪燃燒神魂給他傳訊后,狄九心里就好像被丟入了一團混沌巖漿,都要焚燒起來一般。

    這種燃燒神魂的手段能只能用一次,而且用了后,魂魄將變得不全,最后修為漸漸消失然后隕落。農秀琪燃燒神魂,顯然是遇見了生死存亡的事情。

    狄九以最快的速度刻下了自己感應到的農秀琪所在大致方位,瘋狂的沖出了太初界。

    因為狄九來的時候,是直接被傳送送來的,此刻狄九沖出太初界立即就被人阻攔。

    狄九哪里有心事和別人啰嗦,抬手就是一巴掌,那名想要攔住他的化道后期修士,被狄九這一巴掌直接拍進了虛空之中。

    (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,朋友們晚安。

    無廣告手機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天下第九》小說
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