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玄幻小說 > 天下第九 > 第八五零章 壽終正寢的修士
    八字須一進入洞府陣門,就激發符箓,然后開始數數。當他數到十依然沒有發現狄九的時候,心里就是一驚,可是他的傳送符已經激發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八字須就站在了狄九的對面,而那洞府的大門已經嚴嚴實實的關了起來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進去?”八字須看著狄九下意識的問了出來。

    狄九呵呵一笑,“我可沒有你這么大的本事,還能用傳送符傳送出來。我進去后,出來可沒有什么傳送符!

    八字須嘆了口氣,“唉,本來只想讓你幫忙打開一下洞府的,沒想到你這么不合作,我可真是沒有辦法了!

    八字須說完,手中的巨傘已然祭出。這次巨傘的法寶領域迅速和他的道韻領域融合在一起,將這周圍一切空間鎖住。跟著八字須的手已經捏向了狄九的脖子,同時說道,“這樣惡狠狠的對朋友,我還是第一次做出來,心里實在是傷感。你放心,你幫我我肯定記得……”

    不過八字須的話突兀頓住,本來被他掌控的領域就好像被烈日照射的薄冰一般,迅速裂開。跟著他就看見一道青濛的刀芒劈了過來,而他就好像處身在一層又一層粘稠的糖稀之中,行動之間更是艱難。

    不好,八字須立即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。在他眼里的螻蟻,居然是一個如此強大的狠人。

    兩界之間不知道來過多少誤入的修士,這些人無一例外的都被他送進了不定道君的洞府中,用來開啟血門陣。

    根據他從進來修士口中了解到的,還有進來修士的實力判斷。無論是哪一界來的修士,合道已經是他們的巔峰。而且他明明感覺狄九只有混元,為何如此可怕?

    思想只是剎那之間,八字須的巨傘就迅速縮小,化成了一道傘墻擋在了狄九的青濛刀芒之前。

    轟!青濛刀芒轟在了巨傘之上,發出一陣陣劇烈的道韻顫抖。巨傘甚至有了一絲裂響傳出,外圍的道韻波動明顯減弱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八字須躲過狄九這一刀后,哪里還敢和狄九繼續動手,身形一扭,沖出了狄九的刀勢束縛。跟著他再次抓出一枚陣旗丟出,虛空之中傳出一陣陣裂響?墒窍乱豢趟笛哿,被他布置下去的陣旗,沒有一枚可以調動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八字須已經來不及去想為什么了,他瘋狂的卷起巨傘,然后后退。

    同一時間狄九的巨大腳印已經轟向了他的胸口,就是狄九心里也是暗自佩服這八字須的戰斗經驗豐富。這家伙明顯想要遁走,在遁走之前他想的不是攻擊自己,而是想要擋住自己的下一波攻擊。

    轟!巨大腳印轟在了那巨傘之上,八字須就感覺到這一方空間都被壓縮起來,然后在狄九的腳印下轟在了他的巨傘上,跟著又踹在了八字須的胸口。

    八字須當場就是一道鮮血噴出,道韻潰散,他整個人卻借助巨傘的阻攔,借勢倒轟了出去。一聲裂響傳來,這護住洞府的辟水陣直接裂開,不定海的海水瘋狂涌了進來。

    狄九看見八字須的肉身就好像被火山爆發的巖漿直接融去一般,以肉眼看的見的速度消融。八字須一聲撕裂的慘叫,居然還能抓出一枚符箓,遁出了不定海。

    狄九看了一眼八字須的遁走方向,根本就懶得去追。對頭來說,八字須就是一個路人甲,兩界花才是重點。

    不定海的海水跟著就沖在狄九身上,僅僅是將狄九的衣物卷走而已。狄九的肉身在這不定海中,沒有半點影響。

    狄九隨手抓出虛空山,虛空山化為一道盾墻,那無窮無盡的海水已經被擋住。跟著狄九身上的衣物已經換了一套。

    八字須沒有瞎說,這不定海的確是一件了不起的法寶。不過狄九還真的不喜歡,他已經看出來了,不定海是一件吸收精血和魂魄壯大的法寶。海水中蘊藏著雜亂無章的尸道之毒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化為一具枯骨的八字須此刻已經落在了不定海的岸邊,他看著不定海,心里是暗自后怕。

    沒想到在兩界之間,居然來了這樣一個狠角色。他肯定狄九已經隕落了,也是心悸不已。不定道君的辟水護陣被打破的瞬間,他的神念掃到狄九被海水卷進去,當時狄九還沒來得及祭出虛空山。

    不祭出虛空山,狄九實力再強,也會被不定海的海水腐蝕掉?刹皇敲恳粋人都能和他一樣,將肉身修煉到幾乎是仙神體圓滿的程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狄九此刻已是站在了那禁閉的洞府之前,他來這里是為了兩界花,哪怕不定道君的洞府中沒有兩界花,他也必須要先進入不定道君的洞府中,找到神靈草藥園在哪里。

    數百枚陣旗被狄九抓出來,瞬間就布置了一個神陣。隨著狄九的大陣布置完畢,洞府大門周圍的規則一下清晰起來。狄九沒有半點猶豫,直接就是一刀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轟!”刀芒轟在了洞府大門上,那看似堅硬的大門,直接被撕裂出一道裂縫。在這一刀之后,又是連綿的刀芒落在那裂縫當中。

    咔嚓!洞府的巨門碎裂,狄九輕而易舉的就走進了不定道君的洞府。

    進去后是一個六角大殿,應該是接待賓客的。在這六角大殿的盡頭,有一道金色的大門。金色大門上有幾道血印,狄九一看這血印就明白了那八字須要將他鎖在這里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只要他在這六角大殿中呆的時間超過半柱香時間,那金色大門就會將他吸收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下。這金色大門其實是血門陣的陣門,只要吸收了足夠多的精血神魂,就會直接裂開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那八字須打錯了注意,就算是他進來被鎖住了,這個血門陣還無法干掉他。

    狄九可沒有心情去等這個血門陣來吸收他的精血,他這次連陣旗都懶得祭出,直接刻畫出數百法則陣旗,法則陣旗一成陣,他的天娑刀就轟在了血門陣的陣眼之上。

    血門陣的陣心八字須找不到,對狄九來說,真沒有什么難度。哪怕他不用法則陣旗輔助,他的道瞳一樣可以一眼就看出血門陣的陣眼所在。

    就和青蓮圣主教他如何撕開兩界之間一般,八字須打不開這個地方,他卻沒有半點壓力。難者不會會者不難,也許就是這個意思。

    咔!僅僅一刀,這血門陣就被狄九轟開。濃郁的神靈氣溢出,讓狄九心里暗自驚異。在兩界之間的不定海中,還有如此濃郁的神靈氣。

    在這濃郁的神靈氣之后,狄九第一個看見的就是一具完好無損的修士肉身,這名修士坐在一個被護陣護住的神靈草藥園前面。

    眼前的修士看起來就好像活的一般,狄九卻明白這修士早已隕落多時了。狄九暗自感嘆,他還是第一次看見壽終正寢的修士。這人如果是不定道君,那不定道君就是壽終正寢了。

    更讓狄九不明白的是,他還真的在這不定道君的洞府中找到了神靈草藥園。八字須竟沒有騙他,還真有人將神靈草藥園放在自己的洞府里面。

    (今天的更新就到這里,朋友們晚安。

    無廣告手機站: m.shengxu5w.com 同步更新《天下第九》小說
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